第248章 生日快乐
书名:快穿之黑化女配她最甜 作者:小菲菲 本章字数:231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03:25:01

牧宠皱眉,这里黑漆漆一片,连个人的影子都没,说好的法国餐厅呢?说好要给牧宠一个浪漫的夜晚。

潘甜甜这个臭丫头,竟然敢拿她开涮!

牧宠在心中埋怨,身体仍然诚实地站在原地,等待潘甜甜口中的惊喜。

“啪”的一声巨响,像是打开一个开关。

牧宠眼前骤然一亮,瞬间陷入一片五彩斑斓中。树上,房子上都挂着闪闪发光的星星,牧宠就好像置身在星星的海洋中一般。

“啧啧,怎么样。”

潘甜甜的短信来的倒是及时。

“还有更大的惊喜。”

更大的?

正在牧宠在思考更大的惊喜是什么,“嗖”的一声,一道光束冲向黑漆漆的夜空,紧接着“砰”声巨响,一道五彩烟花在空中绽开。

一朵两朵,牧宠眼前的这一小片天,让璀璨的烟花占据,连空气中都浮动着浪漫的味道。

“还有哦~”

还有!

“潘甜甜实话实说, 你是不是背着我密谋了什么!”

牧宠捂着激动的心脏,长这么大,没见过这么盛大的场面。潘甜甜这个花痴还挺有浪漫细胞的,如果是个男人,牧宠立刻就嫁!

“真的?”

“我是男的立刻嫁我。”

牧宠得意笑道:“当然。”

潘甜甜沉默一阵,发来一串省略号。

“姐妹,什么时候生娃叫我一声。”

“还有,生日快乐!”

“嗯?”牧宠一头雾水,恋爱还没得谈怎么直接到生娃?

生日快乐?

牧宠恍然想起,今天竟然是原女二的生日!

“祝你生日快乐~祝你生日快乐~祝你生日快乐!”

牧宠呆呆地回头,穿着制服的服务员推着小推车,小推车上有个两层的水果巧克力蛋糕。

“牧小姐,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牧宠吃惊,“这,这是给我的?”

“牧宠。”乔霖风捧着一束花从黑暗中走来。

他穿着黑色正装,头发抹了发胶梳的一丝不苟。

牧宠看着眼前仿佛换一个人的乔霖风,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。

乔霖风停在牧宠眼前,温柔地说:“你没看错,是我。”

“你怎么也在这里!”今天是她的生日,潘甜甜精心为她布置,为她准备惊喜,而乔霖风又怎么在这里?

乔霖风勾起唇角,桃花眼含情脉脉地王者牧宠,他比往常还要温柔。

“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牧宠接过乔霖风的花束,是她最喜欢的满天星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满天星?”在说出这句话时,牧宠后悔了,肯定是潘甜甜告诉他的呀!想起潘甜甜最后回复的短信,分明是她和乔霖风之间有勾结!

牧宠警惕地盯着乔霖风,“说,你是不是和潘甜甜有什么!”

潘甜甜才和乔霖风认识,怎么会帮着他一起,策划这么多事情。

乔霖风叹声起,“确实有。”

果然!牧宠已经想好回去折磨潘甜甜法子。

乔霖风突然凑近牧宠,在她的耳边轻声说:“我们在计划如何让你脱单。”

“脱单?”

“潘甜甜和我说了,你还在喜欢罗溪。”

乔霖风皱眉,唉声叹气道:“真没想到你那么眼瞎,竟然喜欢罗溪。”

牧宠恨不得一巴掌拍在乔霖风脸上,“罗溪比你强了不知道多少!”

“嗯?”乔霖风捏住牧宠的下巴,精致的五官放大无数倍,他一字一句地说:“那你和我说说,强了多少。”

牧宠移开慌乱的视线,结巴着说:“哪里都比你好。”

“切。”乔霖风撇撇嘴,“没眼光。”

“我不好吗?想脱单考虑一下我呗。”

牧宠直接呸了一口,“除非天崩地裂。”乔霖风眉头撇着,眼中闪过一丝伤心,转瞬间淹没在嬉皮笑脸之下。

“呜呜呜,好让人难过。”

“呕,你别恶心我。”

牧宠和乔霖风打情骂俏的模样让躲在树后的赵婉凝一览无余,她愤恨地盯着牧宠,这个贱女人竟然一直在勾引乔霖风!

乔家夫人的位置是她赵婉凝的!

牧宠,你给我等着!

赵婉凝狰狞的脸上露出一抹笑,一会儿有你看的!

“阿嚏!”牧宠打了个喷嚏。

乔霖风皱眉,关切地问道:“是不是身体不舒服,感冒了?”

“你怎么这么关心我。”牧宠吃口奶油,乔霖风这个大渣男竟然有变暖的趋势?

乔霖风笑着看着牧宠,什么也没说,牧宠,满脸享受地吃着蛋糕和法国菜,不得不说这蛋糕和菜真的好吃。

忽地,身子一暖。牧宠抬头,眼睛没入乔霖风温柔似水的眸子中,她的心咯噔一声,让她有些慌乱地抽回视线。

“乔霖风,你没事吧。”牧宠感觉今天的乔霖风很奇怪。

乔霖风笑笑,“我能有什么事情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。”

乔霖风垂下眼,轻声说:“你生日。”

这也说的过去。

“秦阮阮,我说最后一遍,我不喜欢你!不要再缠着我,浪费你我的时间!”罗溪不耐烦地看着秦阮阮。

“罗溪,你再陪我一下下好不好。”秦阮阮哀求着拉着罗溪的袖子角,委屈巴巴地望着她,“伯母让你带我吃饭,你总不能反悔吧。”

罗溪揉着太阳穴,不知道秦阮阮怎么忽悠了他妈妈,竟然要求他陪着秦阮阮,导致现在一不如秦阮阮的意思,秦阮阮就变向拿他妈妈压他。

罗溪的妈妈林香,癌症晚期,一直希望罗溪能找个归宿,偏偏归宿是秦阮阮,罗溪也不能明着表达不满,只能忍着。

见罗溪妥协,秦阮阮立刻抱着罗溪的胳膊笑道:“还是你对我最好!”

“我和你吃饭我妈的意思。”罗溪冷冷地说:“还有,不要碰我!”

秦阮阮碰壁,脸上笑容如初,她的目光落在远处的一株树后,勾起唇角,现在好戏才开场。

罗溪停下脚步,眼睛盯着前面桌子上的两个人。

难道是他的错觉?怎么总感觉是牧宠。

“罗溪,怎么了?”秦阮阮问着,嘴角却翘了起来,她皱眉,故作不知的说道:“那个女生,好熟悉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