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8章 到底是不是亲生的
书名:快穿之黑化女配她最甜 作者:小菲菲 本章字数:223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03:25:01

牧采薇说的话越来越假,但是偏偏大家都跟没脑子一样的一股脑的信了,只有青禾始终为牧宠辩解。

就这样和牧采薇你一句我一句地说来说去。

牧啸天终于忍无可忍,他握着拳,大声喊道:“都闭嘴!”

牧采薇和青禾同时噤声,然后死死地盯着对方,不能继续说话,眼神也要有足够的气势。

“青禾,你是牧宠的贴身婢女,从小就在牧宠的身边。你和牧宠的感情深厚我可以理解,但是你不能让牧宠一错再错!”牧啸天吐出一口浊气后,缓声说。

“明天你就要成婚了,先下去休息吧。”

牧啸天挥挥手,几个婢女将跪在地上的青禾搀扶起来。

青禾甩开几个婢女,又是啪的一声,她直挺挺地跪在地上。那一声尤为惊人,所有人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。

青禾反而面不改色,她看着牧啸天磕了一个头,旋即转向牧宠,惨白的脸上挤出一抹笑。

“大小姐,你都是为了我才落到如此境地。这次不管说什么,青禾也要为大小姐澄qing真相!”

牧宠看着青禾认真的神情,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涩。

她本来不想承认带着青禾逃跑的事情,说不定她会因此受罚。现在事情闹到了这种地步,牧采薇黑的也说成白的,没有人愿意相信牧宠,反而要一直信牧采薇。

让青禾说出真相,不如她自己将这件事情说破。

牧宠抬起脸,在牧啸天和老夫人的脸上扫了一圈,沉声说:“祖母,父亲,我可以对天发誓,我今日从牧府出去并不是和赵公子私会。”

“还有,”她顿了顿,冷冷地瞥了一眼牧采薇,“今日我逃跑,是为了带青禾逃婚。”

“我在京都中极其偏僻的地方买了一处院子。”说着,牧宠从怀中拿出地契交给牧啸天。

地契是新的,确实如牧宠所说。

牧啸天拧眉,他眈眈地盯着跪在地上的牧宠。如今这丫头胆子还真是大,竟然背着所有人买地契,想要逃跑。

牧宠磕了一个头,继续说:“赵德泽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,青禾如果嫁过去,一定会被他虐待。女儿不忍看到和自己相伴多年的青禾落此下场,于是决定带着青禾逃婚。”

“逃跑为何又回来了?”牧啸天眼中尽是冰冷,他冷哼道。

牧宠抬起眼帘,狠狠地瞪着牧采薇,“女儿之所以回来,被迫无奈。不知道赵德泽是如何知道女儿藏身的地方,带着一群人围了女儿的院子。”

“还信誓旦旦的告诉女儿,在乱葬岗能找到女儿的尸体。”

牧宠抽起嘴角,脸上露出一抹笑,“对吧,牧采薇。”

牧采薇浑身凛然,她咬着嘴唇,拧着眉瞪着跪在地上的牧宠。赵德泽那个蠢蛋竟然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了,这是她没有意料到的事情。

“赵德泽知道女儿是偷跑出来的,于是要挟女儿,想逼迫女儿嫁给他当妾。”

牧宠吐出一口浊气后继续道:“幸好女儿遇见了七殿下,是七殿下护送着女儿回来的。”

牧宠将这件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部讲了出来,在做的人面色各异,唯独牧采薇脸色尤为难看。

尸体她早早地就安排好了,就等着明日青禾和牧宠大婚后再将这件事情抖落起来。

没想到牧宠和青禾竟好端端地回来了!

牧采薇眼中闪过一抹阴狠,不由得攥紧拳头。牧宠为什么有困难的时候,总会有人出现帮助她?如果不是七殿下,牧宠这会儿怕是……

可恶可恶!计划彻底落空,牧采薇本想反咬牧宠一口,让她彻底在牧啸天眼里成为肮脏不堪的女人,最好将牧宠嫁给赵德泽那个混蛋。

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赵德泽那个蠢货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牧宠,她本来还站在上风,如今只是眨眼的功夫,就让牧宠踩在脚下。

牧采薇在决定和牧宠撕破脸后,两个人就再也回不去了。她只有和牧宠斗到底,不是她死就是自己死了。

牧采薇撇着眉,掩着嘴干笑道:“姐姐为什么看我?难道姐姐觉得是我和赵公子串通起来的吗?”

“这话我可没说,妹妹为何要如此想?”牧宠勾起唇角,笑盈盈地看着牧采薇,一字一句地说:“怕不是妹妹心中有鬼,担心我戳穿事实?所以自己先说出来了。”

牧采薇拧着袖中的帕子,绷直唇角,瞪着牧宠。

“呵呵,牧采薇!”玉夫人听了牧宠这一席话,当即怒气腾腾地瞪着牧采薇,果然让她猜中了,是牧采薇这个贱蹄子在背后陷害牧宠。

“老娘养你这么大,难道就是为了让你陷害大姑娘吗?!”玉夫人狠狠地扇了牧采薇一巴掌。

“啪”的一声,没有任何准备的牧采薇随着玉夫人的动作整个身体都甩了出去。

她狼狈不堪地跌坐在地上,惨白的脸颊上登时多了一个骇人的五指巴掌印。

她咬着嘴唇,滚烫的眼泪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转,这就是她的母亲。从来都站在牧宠那边,她呢则像是一块儿任由她撒气的玩意。

或许,玉夫人真的不是她的母亲……

牧采薇眼中闪过一抹厉色,她的指甲扣着地板上的缝隙,眼泪不停地往下淌。

“哎呦呦,玉夫人你这是干什么!”老夫人看到牧采薇大急,急忙搀扶起牧采薇,她的胳膊瘦的惊人,就跟小木棍似的。再想到刚刚挨得那一巴掌,老夫人不由得颤了颤,玉夫人是多狠的心呀,竟然这么对待自己的女儿。

“祖母。”牧采薇撇着眉,看到老夫人满脸的担忧,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。

她大哭着埋进老夫人的怀里,小身板不停地颤抖着,可见哭的有多伤心了。

“我为什么这么命苦,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待我?”她的哭声很是凄惨,任谁听了都觉得可怜。

玉夫人气得牙痒痒,“我怎么待你了?你怎么命苦了?”

牧采薇害怕地向老夫人怀里缩了缩,含着泪望着玉夫人,“我有时候怀疑母亲,您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母亲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