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9章 “逃跑”
书名:快穿之黑化女配她最甜 作者:小菲菲 本章字数:2307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03:25:01

老皇帝笑盈盈地盯着牧宠,这让她忍不住地打了个哆嗦。

她紧抿着嘴唇,强颜欢笑着摇了摇头。

“没,没什么。”

老皇帝往牧宠身边凑了凑,微凉的指尖从她的脸颊上略过。

凉凉的,还有些难受。

牧宠皱着眉,强忍着心里的恶心对着老皇帝笑。

“陛下,我的……”

她半垂着眼,小心翼翼地用余光打量着他,柔声说:“那只猴子妖怎么样了?”

老皇帝登时敛去脸上的笑,黑眸一沉,看向牧宠的目光中闪过一抹狠厉。

他端住牧宠的下巴,眈眈地盯着她的眼睛,问道:“怎么,这个时候了,你还在担心那只猴子吗?”

牧宠急忙摇头笑道:“哪里的事情,陛下,我只是想让那只猴子早点死。”

她不敢抬头看老皇帝的眼睛,“我本来是生活在另一个国家的人,是这只可恶的猴子让我无家可归的。”

老皇帝阴郁的脸上这才露出一抹笑,对牧宠的回答颇为满意。

牧宠看到老皇帝的表情松了一口气。

“小美人儿,放心吧,等到炼制丹药的那一天,孤一定会好好教训他的。”

牧宠用力吞咽了一口口水,悻悻笑道:“陛下,我也要?”

她的话还没说完,老皇帝的脸整个都变了。

她的心整个都悬了起来,这个老皇帝的心还真是随便地变。

想到这里,牧宠急忙赔笑道:“能成为陛下丹药的药引,是我的荣幸。”

虽说是演戏,但是牧宠的表情尤为真切。

老皇帝起初有些不相信,哪里会有人真的愿意做药引。

牧宠为了让老皇帝相信,旋即从他的腰间抽出一把小刀,正对着自己的脖颈。

“我对陛下的真心日月可鉴,只要陛下让我死,我一定会死。”

老皇帝并没有回答她,而是静静地看着,就好像在看出一出好戏似的。

牧宠强忍着心里的害怕,刀尖正对着自己的脖颈,然后就是用力地一划。

殷红的鲜血不停地往下流,老皇帝仍然没有任何表示,牧宠加大手上的力道,锐利的刀尖直接刺入皮肉之中。

钻心的疼,可是为了让老皇帝信任,牧宠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仍然笑着看着老皇帝。

只是原本红润的脸,变得越来越惨白。

因为疼痛,握着小刀的手都在颤抖着。

哪怕如此,她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,继续往里面深入。

“好了小美人儿,孤看到你的真心.”

老皇帝仰头哈哈大笑,一把就将牧宠手中的小刀夺了过来,然后认真地看着牧宠说道:“这是很危险的东西,以后不要碰了。”

看到老皇帝关切的眼神儿,牧宠倏地松了一口气。

“大夫!”

一声令下,拿着药箱的大夫急匆匆地赶了过来。

老皇帝起身后,笑着说:“小美人儿,好好休息吧。”

说罢,老皇帝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望着他离开的方向,牧宠默默地松了一口气,这个皇帝当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。

在皇帝离开之后,牧宠紧绷着的身体倏地一松。

这才发觉自己身上的衣服让冷汗浸湿了,可见她心中的恐惧程度。

世上怎么会有他这么变态的人。

不过,现在知道孙兴还活着就够了。

太医马不停蹄地包扎着牧宠的伤口,同时,她的脑子也在不停地转动,现在她需要找到一个机会去见一见孙兴。

她捏着手心,打定了注意,现在先讨好皇帝得他的信任。

而且,这个皇帝应该不会对她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。

她可是上等的药引,如果想做成丹药,纯真是不能丧失的。

打定主意后,牧宠就开始制定计划,一切都要按照计划来。

可是,让牧宠没有想到的是,自从那天之后,老皇帝再也没来过金銮殿,原本她还想和皇帝多亲近一些。

不成想,人家根本不来。

牧宠被关在这里也出不去,除了吃就是喝,再不然就是躺在床上发呆。

就这么过了几天,牧宠感觉自己在房间里都要长毛了。

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。

趁着这几天的功夫,牧宠在这房间里来回转了转,虽然那些宫婢把守着大门,但是还是有能逃跑的地方。

牧宠简单换了一身衣服,不停地爬窗户。

好在这里的窗户并不高,只需要加把劲就能从窗户上跑下来了。

一不小心,牧宠的脚底一滑,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地向下摔倒。

牧宠的脑袋里“轰”的一下变得一白空白,她惊恐不已地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。

现在是她脸朝下,这岂不是要摔毁容?

牧宠害怕地闭上眼睛,想要害怕地叫出来。

结果,牧宠并没有摔在地上,反而整张脸都砸在一个还算是柔软的东西上。

最让人惊奇的是,摔下来的时候身上竟然一点都不疼。

牧宠嘿嘿笑着支起脑袋,垂下眼的时候,自己正压在一个年轻的男人身上。

她吓得一跳,快速地弹回手,惊慌失措地从男人的身上下来,嘴里不停地嘟囔着对不起对不起。

男人脸上的表情并不好看,他皱着眉,眉眼间还有一些不耐烦。

牧宠深感抱歉,自己根本不是故意的。

“这位公子,我我真的是不小心的,没想到你会从这里路过,我我我,真的抱歉!”牧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一个劲儿地向年轻的男人道歉。

男人恶狠狠地剥了一眼牧宠,捏着手心,艰难地从地上撑起来,“道歉有什么用,本王都要被你压死了。”

牧宠心里一咯噔,本,本王?

她定睛看了看眼前这位英俊的公子哥,他自称是本王,那岂不是是老皇帝的儿子?

牧宠的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,她在想,他会不会去老皇帝那里告发她。

年轻男子折起身之后,半眯着眼睛,盯着牧宠头上的火红的头发。

他勾起唇角,似笑非笑地说:“小家伙,你是不是父皇找来的药引?”

牧宠怔了怔,嘴角抽动几下,点了点头。

自己的外貌特征实在是太明显了,就算想隐瞒也隐瞒不了啊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